新聞動態 . News
聯系我們
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 正文
新聞動態 / News

紡織品數碼噴墨印刷的發展與應用

日期:2019-4-27 閱讀486次

  數碼噴墨印花最早出現于20世紀90年代,這種受到歡迎的創新工藝多用于印刷旗幟、橫幅和銷售點的織物廣告,它們的主要材質是滌綸纖維,采用分散染料直接打印或用水性油墨升華打印,這項技術適用于展示行業需要的短印制周期、小批量或單件的印刷。
  紡織品設計師和印刷工作室使用數字化軟件進行設計后,用數碼噴墨打印機即可印刷樣品,也進行小批量生產。酸性染料、活性染料和顏料型墨水的發展,使他們能夠在各種面料上進行印刷,跳過費時、勞動密集、成本很高的雕刻凹版和絲網制版的工藝過程。但是,數碼噴墨印刷的速度以及成本一直妨礙其在工業用途上順利開展,目前仍然滯后于圓網印花。雖然在速度和色彩匹配上仍會出現問題,但隨著數碼噴墨印花機在軟件、打印頭和墨水方面的不斷改進,使其市場的增長速度驚人。在2010年,紡織品卷到卷數碼噴墨印花市場增長了13%,印刷產值為13億美元,服裝直接印花市場增長32%,印刷總產值達到24.5億美元。
  早在2011年9月舉辦的ITMA展會上,噴墨印刷的發展就讓與會者產生了濃厚興趣。一般認為可用于大批量印刷的數碼印花機速度要大于200平方米/小時,但新的數碼印花機已經遠遠超出這個基準。施托克印刷公司(Stork Prints)的新型Sphene 24數碼印花機幾乎已可以在任何面料上實現高達555平方米/小時的速度,包括難印的材料,如錦綸/氨綸泳裝針織品。Durst公司推出了Kappa 180噴墨打印機,在1056dpi×600dpi的分辨率下時速可以超過600平方米/小時。
  Xennia技術公司在ITMA上推出的Osiris高速數碼印刷系統據說是當時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噴墨印刷系統。它的速度能夠達到2880平方米/小時,多達8種顏色,其速度為大眾市場的印刷企業增強了競爭優勢,使他們能夠應對新的時尚潮流并迅速作出反應。
  除了時裝面料和服裝的印花外,噴墨印刷在家居紡織用品市場也是前途一片光明,將工藝過程中的許多部分連接在一起的模塊化系統的發展,壓縮了價值鏈,減少了水、能源和化學品的用量,其市場份額逐步擴大。
  此外,新機器、墨水和打印頭技術讓噴墨印刷機能夠連線進行功能性整飾、涂布導電材料,打開了紡織品加工技術的集成工藝之門。
  數碼印刷的軟硬件和耗材往往是由不同的專業廠家提供的,為了給工業打印領域提供特殊的、具有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許多供應商正開始以各種方式合作,為其客戶的具體應用開發組件,組成系統。
  經過多年的零星進展之后,現今紡織品數碼印花在軟標牌和生產型服裝印花方面已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專用紡織品數碼印刷系統和墨水供應商的收入已經接近10億美元,年增長率為16%。最利好的消息是大批量織物噴墨印花技術已經取得突破,能夠進行大規模印刷生產,成為未來的一個重要生產模式。
  軟標牌
  軟標牌可以由印刷旗幟和織物型標簽的專業印刷服務提供商印刷,也可以由那些主要業務是其他產品但也能提供織物標牌產品的一般寬幅印刷服務供應商印刷。軟標牌是在專門的織物噴墨印刷系統上印刷的,其中大部分系統既可以用于印刷軟標牌,也可以印刷少量樣品服裝,皆為卷到卷,可以后接裁剪和縫制工序。印刷軟標牌的印刷服務提供商可以是很小的廠家,也可以是具有一定規模的供應商。
  一般情況下,專用卷到卷的織物噴墨印刷機有大約75%的輸出是軟標牌,有25%是其他與服裝相關的輸出。換句話說,軟標牌推動了織物卷到卷專用噴墨印刷系統的發展。軟標牌主要面向專業市場,還沒有取代以其他技術在其他承印物上印刷的大量標牌,而只是作為產品線的補充,它對一些客戶來說有特殊的審美情節,因為軟標牌所使用的承印材料比其他一些戶外薄膜產品更為環保,從外觀上還可以形成像橫幅或旗幟那種迎風飄揚的感染力,而且用在大多數滌綸織物上成像的染料升華墨水能夠產生具有特殊光彩的顏色。旗幟也不限于傳統的意義,能夠延伸出具體的、相對較新的專業需求,除了國旗,還可以是當地的旗幟或季節性的旗幟、俱樂部和協會的旗幟等。
  非標牌印刷服務提供商
  在卷到卷噴墨印刷系統上進行的非標牌應用包括與服裝有關的設計、打樣等。有只把重點放在這些應用中的專業廠家,也有很多有專門織物卷到卷印刷系統的印刷服務提供商,因此留給真正專業廠家的印刷總量非常少。
  多年來在主流服裝市場噴墨印刷服裝樣品的重要性已經為人所知,噴墨印刷是能夠迅速將樣品投放市場的方式,而絲網印刷的樣品可能需要好幾個月時間才能進入市場。噴墨印刷在服裝設計過程中的使用也已為人所知,例如需要用噴墨印刷進行上機打樣(單件衣服的印刷試制)。但是根據對用戶的研究來看,市場在不同地區和不同印量的領域里的發展也是不平衡的。一開始,專用卷對卷織物噴墨印刷系統的供應商把他們的系統作為進入生產型紡織服裝市場的敲門磚。事實證明,這樣進入這個市場的方式并不正確。
  數碼印花
  數碼印花成為近幾年織物印刷領域最轟動的名詞,它展現出未來服裝噴墨生產會有更大的市場。噴墨印刷在意大利專業高檔絲綢和棉織物市場已經成為模擬式絲網印刷供應商的首選技術,今天,以噴墨印刷取代絲網印刷正在以越來越快的速度不斷發展。
  一家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專業化、組織嚴密的絲網印刷企業集團,他們服務于集中在這一地區的專業化高檔織物市場,印刷絲綢和棉織物。這是一個由數十家獨立的印刷企業組成的社區,與兩家主要印刷機制造廠商(柯尼卡美能達與愛普生)和他們的意大利子公司共同開發的織物噴墨印刷系統。柯尼卡美能達和愛普生在意大利采用的模式是與印刷服務供應商、紡織機械制造商和墨水公司達成10年期的合作,開發一個成套系統。目前已匯集了大量的知識、經驗以及資源,如果沒有這些,生產型紡織品噴墨印刷就不可能在意大利成為現實。
  在意大利,鼓勵機械制造商開發自己的噴墨印刷系統,并將織物印刷機出口到世界各地以進一步提升這個行業的科技意識,這種合作方式有連鎖的效應。同時,鼓勵Durst這樣將技術推向市場的數碼印刷廠商參與生產織物印刷系統。
  噴墨印刷:促使業務模式發生變化
  與目前占主導地位的服裝制造供應鏈所不同的是,歐洲的Zara、日本的優衣庫、中國上海灘這些公司已經在改變舊的模式,并已在某些情況下完全重新整合了供應鏈,相信在具備現代即時通訊、時間和制造的靈活性后,會獲得更大的利潤率以及較大的市場。其中Zara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服裝公司,年營業額達到160億美元,公司老板已經明確將采用數碼印花作為發展方向,但即使是這樣,還是需要去進一步推廣。
  今天還不能肯定數碼印刷的新模式加上重新整合的結構就能夠完勝舊的模式,盡管大家都覺得這是完全可能實現的,但仍然需要重新將時尚界定位到完全本地化的模式(對此數碼印刷也非常適用) 。
  此時,舊的供應鏈仍然影響著新印刷技術的發展道路。實際上是還沒有人可以提出,也沒有人從結構上去了解數碼印刷的投資回報率,更不知道到哪里去投資。除了降低成本外好像也別無他法。但是,較小的專業零售商以及一些新型的供應鏈重新整合的公司已經開拓出一條可發展的道路。這是發生在歐洲的情況,在土耳其、巴西、印度等國家也開始嶄露頭角。有跡象顯示,中國對此也有興趣。這個模式似乎不僅僅限于一個專業市場,數碼印刷同時也在開發新的市場。但在紡織行業,要想更快地轉型用數碼印刷,還要等待主流供應鏈發生根本性的轉變。

日本一本au道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